<dd id="l6yyi"><menuitem id="l6yyi"><ins id="l6yyi"></ins></menuitem></dd>
<progress id="l6yyi"></progress>
<ol id="l6yyi"></ol><optgroup id="l6yyi"></optgroup>
<optgroup id="l6yyi"></optgroup>

<acronym id="l6yyi"></acronym> <legend id="l6yyi"></legend>
  • <optgroup id="l6yyi"></optgroup>

      濕地中國 > 工作研究 > 心得體會 > 正文

      (自然保護要)迎著問題、矛盾和利益沖突前進

      媒體:原創  作者:陶思明
      專業號:陶思明
      2019/7/21 9:54:35

      陶思明

      null

      (為學習領會、貫徹落實《關于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的指導意見》編發)

      保護與反保護、自然與反自然的激烈沖突告訴我們,在爭先恐后向自然進軍的社會背景下,自然保護區就是迎著問題建立的,運行管理就是在矛盾中前進。一條長江,既要成為舉世無雙的水電基地,又要成為高效、暢通、平安、綠色的黃金水道(不僅是航道、航運,還連接著眾多港口碼頭和岸邊產業),幾億人的生產生活取水地、異流域調水的水源地,重要的淡水漁業基地,還要接納、輸送巨量生產生活廢棄物,體系化建設并維護堤、壩防洪工程等,在此基礎上保護河流生態系統和水生生物多樣性,維護生命之河的本色,可謂忙里偷閑,該是多么巨大的挑戰,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進一寸保護就長一分。所以,千方百計阻止新的開發破壞,持續減輕、減緩人類活動影響,最大限度贏得保護,是自然保護區工作長期而艱巨的任務。自然保護工作者要有作為自然生態利益代表者的責任擔當和主動應對問題、努力化解風險的強烈意愿,主動掌握“生態優先”話題,加強自然保護價值和開發建設替代途徑、替代方案的論述,敢于和開發利用自然保護區關鍵生態系統區域、關鍵生態要素的項目主導方據理力爭,并積極尋求社會各界的廣泛支持,千方百計促進矛盾向著有利于保護的方向轉化,努力為爭取自然生態利益的起死回生、轉危為安而堅持,絕不輕言放棄。要從自然對象物生存、發展條件有所改善、人類活動壓力有所減輕出發,強調控制人類活動威脅的整體性以及保護區域、保護對象、保護對策的系統性,真正把保護放在心上,抓在手上,落實在行動上,覆蓋所有細微之處,才可能有好的保護。我們的社會總不能開發 “甲地”時指使“自然”到“乙地”,開發“乙地”時指使“自然”到“丙地”,回過頭再開發“丙地”時又說“自然”在甲、乙兩地可任意選擇前往,如此這般開具保護的各種空頭支票。也不能以小河小溪代替大江大河的保護,以開闊海面或山頂叢林代替濱海濕地的保護,如果云南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遺產地刻意不包括并流的三江江段,青海三江源自然保護區不保護江河本身,人為制造過于離奇的名實不符,會將保護導向“無本之木、無源之水”,成了“形式”遠大于“實質”的保護。

      然而,現在有重大不利影響的涉自然保護區開發建設項目有關各方協調論證中,當開發與保護的矛盾、經濟利益與自然生態利益的沖突真正擺到桌面的時候,許多適宜討論的場合反而對保護的闡述、堅持、替代途徑的探討等相當不夠,或者聲音很弱,甚至沒有市場。更有甚者,一些人有時難免外露的保護心聲,也會被另外一些人認為是不應該有的心路歷程,好像多么丟人或者不光彩而被笑話。因而,許多時候被協調掉的基本上是“保護”,所謂保護與開發的“博弈”并不存在。如在金沙江水電開發一期工程某次研討會上,陳情擬開發江段(當時的四川合江-雷波段珍稀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重大自然保護價值及保護意見者,似乎犯了多大禁忌,話未說完就被開發方高官怒氣沖天大批一通,大有破壞會場氣氛、壓制不同意見交鋒的嫌疑。《長江干線航道建設規劃(2011~2015年)》預計整治航道152km,但涉及眾多生態敏感目標(表6.16 略),包括5個自然保護區,5個國家級水產種質資源保護區、24處魚類產卵場、5塊重要濕地、70處集中式飲用水取水口或水源保護區。這一方面說明了長江生境的復雜性和巨大的保護價值,因為復雜的生境和航道要求有差距,所以整治江段不長,但涉及劃區保護的環境敏感點很多。另一方面也證明,在現狀“自然”和人類活動高度交集的背景下,劃區保護對高自然價值江段的選擇、把握是經得起檢驗的。但在該項規劃環境影響評價某次研討會上,針對云南水富-四川宜賓航段主要工程是炸掉礙航的長江上游珍稀特有魚類自然保護區核心區江段上“三顆石”等8處魚類產卵場的問題,有人提議修建一條從水富港到宜賓港的陸路運輸專線代替這一段航道(30km)需要炸礁才能增加的運能時,只是被嚴正告知建設水富港事關云南省出海大通道,云南要依托水富港走向世界。這個情況是否屬實很值得考證,但即便是,也不應該全然不顧自然生態代價太大的問題。又如為了實施開發建設進行的保護區范圍調整,實際上比飽受批評的城市“強行拆遷”更為惡劣,因為人能主動避難避險,國家有一些基本保障政策,但自然對象物就只能眼看著家園毀滅而自生自滅。城市拆遷已被以人為本的社會管理嚴格監管,但對自然保護區的“拆遷”還沒有管住,而從實際生態影響看,只要那些和保護方向有激烈沖突的項目上馬,“拆遷”與否其實結果都是一樣的。

      可見,經由人類社會主動創立的自然保護區,要真正落實保護也非常不容易,非常需要堅持生態優先的思想和決策方向,堅守最后的生態底線。涉及的有關各方和具體參與者、社會公眾都要為堅持生態優先、堅守生態底線而努力奮斗,盡可能營造保護與開發平等協商的環境,盡可能適應保護區域自然對策最大化的需要,顯著優化、調整和控制涉自然保護區開發建設,有不利影響的人類活動少一些、強度弱一些,自然對象物的前景就好一些,新的希望就多一些。如果只是在滿足了所有工農業生產建設、城鄉發展等經濟社會活動,特別是追逐各種利益的需要后,才把剩余不多或不存在的機會留給自然保護和保護區,習慣于把不需要特別管理的懸崖峭壁、雪山冰川、人跡罕至地帶或其他非保護與開發強烈沖突地帶劃為核心保護區域;如果涉及保護區的任何競爭性開發建設創意、經濟利益掠奪行為都暢通無阻,不受任何阻攔、限制和優化,甚至死盯著保護區不放,使其所受威脅比周邊不是保護區的地方還要多、還要嚴重;如果一味怨恨自然保護區,不斷進行保護區范圍和功能區的去優化、減量化調整,以人類自己審美愛好今天說這里沒有鳥來,明天說那里不長草,后天說河里沒有魚,用化學分析的方法把各種特有生境都隔離開發了,那何來自然保護?負有偉大歷史使命的自然保護區,大有尚未起步走向歷史即行壽終正寢的苗頭。社會豐富多彩,人生苦短,許多對人類和地球生物圈更有意義的事情正等待著我們積極去做;自然對象物已經非常脆弱,任何保護行動的徘徊、蹉跎甚至不精心、不經意,都會導致無法彌補的后果。保護絕不是只有宏大目標敘述和要求,絕不是繞著矛盾和沖突走,只給大自然一個名義上的保護,及至一些以保護區管理為主要內容的研究項目,也只是就“自然”談“自然保護”,遠遠地避開人類威脅,不愿意碰觸保護與開發的矛盾處理問題,這就不會有保護的實質性進展。我們必須懂得一個道理,欲實現自然對象物的保護,其工作對象一定是“人”而不是“物”,要緊緊抓住人與自然的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人”,解決因人類社會和人的行為而自然對象物不能可持續生存發展、自然對策常有失敗的制約性問題,減免卡脖子威脅。自然保護有沒有實際進展,效果好不好,要看以開發建設為特征的經濟活動當協調處可協調、當改進處可改進、當讓步處可讓步的情況,要看自然對象物遭遇到的人類威脅是否真正有所減免,維持其基本存在、生存和自我恢復能力的環境條件是否真正有所改善。

      節選自《自然保護區展望——以歷史使命、生存戰略為視覺》(陶思明著,科學出版社,2013.1)

       

      閱讀 845
      推薦
      網友評論

      發表

      我也說兩句
      E-File帳號:用戶名: 密碼: [注冊]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500字,如果您不填寫用戶名和密碼只能以游客的身份發表評論。)

      *評論內容將在30分鐘以后顯示!
      版權聲明:
      1.依據《服務條款》,本網頁發布的原創作品,版權歸發布者(即注冊用戶)所有;本網頁發布的轉載作品,由發布者按照互聯網精神進行分享,遵守相關法律法規,無商業獲利行為,無版權糾紛。
      2.本網頁是第三方信息存儲空間,阿酷公司是網絡服務提供者,服務對象為注冊用戶。該項服務免費,阿酷公司不向注冊用戶收取任何費用。
        名稱:阿酷(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聯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網絡地址:www.arkoo.com
      3.本網頁參與各方的所有行為,完全遵守《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如有侵權行為,請權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將根據本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刪除侵權作品。

       

      更多精彩在首頁, 首頁
      大香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