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l6yyi"><menuitem id="l6yyi"><ins id="l6yyi"></ins></menuitem></dd>
<progress id="l6yyi"></progress>
<ol id="l6yyi"></ol><optgroup id="l6yyi"></optgroup>
<optgroup id="l6yyi"></optgroup>

<acronym id="l6yyi"></acronym> <legend id="l6yyi"></legend>
  • <optgroup id="l6yyi"></optgroup>

      濕地中國 > 工作研究 > 理論研究 > 正文

      科普 | 好心也會辦壞事!放生還是“殺生”?聽科學家怎么說

      媒體:發展簡報  作者:KK
      專業號:紅樹林基金會
      2019/7/5 11:51:20

      “  NO  ”

      ‍‍‍‍‍‍‍‍‍‍‍‍‍‍‍‍‍‍‍‍“  NO  ”

      “  NO  ”

      不要左手從魚販子那里把魚買過來,右手就放到魚販子包養的水庫。

      不要把羊放到狼群里,也不要把狼放到羊群里。

      不要把會吃魚的龜放到魚群里,也不要把被龜吃的魚放到龜群里。

      不要把只能在鹽水里生存的動物,放生到淡水的河里、水庫、或放生池。

      不要把只能在淡水里生存的動物放生到海里。

      不要把可能對人和家禽造成傷害的動物,放生在人生活工作的地方。

      不要把已經失去野外生存能力的動物放生到野外,它們會餓死、病死,成為無家可歸的孤兒。

      不要在錯過候鳥遷徙的季節放飛候鳥,那對它無疑是雪上加霜。

      不要在非本土鳥領地放飛鳥兒,它不僅會遭到同類的襲擊,也會因沒有食物而死亡。

      不要因為你的放生使原來的生態環境遭到破壞,結果放了一批,卻害死了另一批。

      放生的“尷尬”

      ‍‍‍‍‍

      ‍‍‍‍‍‍‍‍‍‍‍‍‍‍‍‍‍‍‍‍

      ‍‍‍‍‍‍‍‍‍‍‍‍‍‍‍‍一只不愿下水的“小海龜”被工作人員奮力擲進了南海。那只對人類“戀戀不舍”的小龜,其實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緬甸陸龜(Indotestudo elongata)。這個小家伙別說不能下海,即便是在淡水里也無法生存。

      和小海龜有相同命運的,遠不止一個。經常有不明真相的放生者,將鯰魚、鱔魚、甲魚等淡水魚投進咸水中,魚類因水土不服,活生生的在不適應的水域中痛苦掙扎而死,這根本就不是放生,簡直就是殺生。

      更尷尬的放生,要數發生在2012年的“北京客到河北放生蛇導致打蛇”事件。十余名北京客到河北省興隆縣苗耳洞村,將數千條蛇放歸野外。

      長蛇橫行一度在當地引起恐慌,由于不知道被放生的蛇是否有毒,而且擔心被蛇傷害,村民們便撇下農活全部上陣打蛇,一口氣打死了幾百條蛇。這樣一來,原本想放生卻害死了這些蛇。

      不僅如此,放生客還向村民支付4萬余元,用以彌補對方打蛇所帶來的誤工損失。

      放生本是做好事,但違背自然規律亂放生,只能適得其反,間接提前結束動物們的生命。

      放生不當的“滅頂之災”

      ‍‍‍‍‍‍‍‍‍‍‍‍‍‍‍‍

      盲目、不科學地放生,無疑等于殺生,善舉有可能背離初衷,好心也可能辦壞事。

      所以,科學放生,首先要了解放生對象的物種特性、生活習性、食物來源和生存環境,懂得什么物種可以放生,什么物種不宜放生。

      如果放生地環境、溫度、食物不適合此物種的生存,那么,對所放生的生靈而言,必然是滅頂之災。

      適合放生的,比如,吃浮游生物的花鰱魚、白鰱魚,對凈化水質有好處,當然可以放生。

      不適合放生的,最典型的比如烏魚。它生性兇猛,是淡水中的霸王魚,不僅吃自己的孩子,還吃其它魚類的魚卵和幼魚,一尾一斤重的烏魚往往能吃掉三兩重的鯽魚、鯉魚或草魚,體型較大的烏魚危害性就更大,一年能吃掉數百條其它魚類。

      鱖魚就更厲害,一次能吞下自己體長三分之二的其它魚兒,放生這樣的一條魚,等于一年殺死數百條其它魚類。

      不科學的放生,將使同類物種的生存受到毀滅性打擊,對生態系統、本土物種及遺傳資源造成的損失更大。

      比如像巴西紅耳龜這樣的外來物種,生存力強、適應性廣、繁殖速度快。有調查發現,巴西紅耳龜出現的地域,大量破壞當地物種生物鏈,幾乎無一例外地使其它本土龜類滅絕,魚類、蝦類和水草大量減產。在我國每年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達1198億元。

      更可怕的是,巴西紅耳龜還是沙門氏桿菌傳播的罪魁禍首,85%攜帶副傷寒類沙門氏桿菌,這些病菌已被證實可以傳播包括人類在內的恒溫動物,危害極其嚴重。

      據有關專家考證,如果我國允許大量繁殖巴西龜,若干年后它將造成中國好幾種物種的滅絕和異化。

      法律提醒你:

      隨意放生是違法的

      為了阻止不合理、不合法、不科學的放生。早在2017年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中就明確禁止隨意放生。

      該法第三十八條規定:任何組織和個人將野生動物放生至野外環境,應當選擇適合放生地野外生存的當地物種,不得干擾當地居民的正常生活、生產,避免對生態系統造成危害。隨意放生野生動物,造成他人人身、財產損害或者危害生態系統的,依法承擔法律責任。所以未經批準的隨意放生行為是違法的。

      在不久前的2019年5月30日,青海省修訂通過了《玉樹藏族自治州野生動物資源保護管理條例》,在這個條例里,明確規定:

      “向玉樹州境內的長江、黃河、瀾滄江干流、支流以及湖泊、水庫等公共水域放流、放生外來水生物種、人工雜交或者有轉基因成分的水生物種的,由縣(市)人民政府漁業主管部門責令停止違法行為,并處以五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處一千元以上一萬元以下罰款。”

      這一規定,是繼《野生動物法》修訂后,第一個針對放生出臺管理細則并確定處罰細則的地方性法規。

      盡管,法律有明文規定,放生也不可能杜絕。如今的中國,依然遍布著放生外來物種的事件,“贖買放生”產業達到百億規模。

      從鱷龜到巴西龜,再到臺灣的食人魚,不當的放生,已經給生態系統帶來了不可估量的危害,科學放生早已迫在眉睫!

      那么, 針對當下放生亂象,

      生態環保專家會給出怎樣的建議?

      本期特邀科普作家郭耕先生

      談談“科學放生”,

      聽科學家怎么說?

      本期科普作家:郭耕

      簡介:

      著名環保專家、科普作家、自稱“四不象”

      北京南海子麋鹿苑博物館副館長

      北京麋鹿生態實驗中心副主任

      北京生物多樣性保護研究中心副主任

      “科學放生”才能杜絕

      放生變“放死”!

      放生的緣起

      放生,本是我國由來已久的善行,但近年的無序放生,卻導致了殺生,長期頻繁的大規模放生,更造成嚴重的外來物種入侵,生態破壞。

      一些佛教放生團體每月會舉行3-5次放生活動,放生活動的參與人數量、現金流量和單次放生動物數量都很成規模,但無一受到監管。

      放生動物的種類和放生地點也往往超出規定,如放生動物多為龜鱉、螺螄、蝦蟹,包括外來物種如紅耳龜、雀鱔、鱷龜、佛羅里達鱉、福壽螺、克氏螯蝦等都是危害生態安全的行為。

      這種以善之名,行惡之舉,利益驅動,蒙蔽公眾的現象,亟待引起相關部門高度重視。

      可笑的是,將外國物種亂放生的同時,科學合理的放生卻遭指責,如麋鹿原產中國,將“重引入”個體繁育起來再放生到我國有濕地的地方,是重要的保護措施,個別地方人士卻稱其為外來物種,可見,不僅業務外行,而且常識欠缺。

      ‍‍‍‍‍‍‍‍

      放生問題的分析

      1

      史料記載的放生活動可追溯到春秋戰國時期。佛教傳入中國后,放生活動與戒殺念佛的行儀緊密相連,放生活動中儀規的有無或者是否完整可以作為是否是正規大型佛教放生的判斷依據。

      大型佛教放生應遵循五個原則:不事先預訂、地點和時間不固定、細心周到、集體放生、多少不拘等。因而,目前大量出現的有組織、有規模、定時定點的放生活動是有悖佛教原則的。

      2

      調查發現,目前放生所涉及到的動物多是一般的水生動物或外來物種。而2017年實施的《中國野生動物保護法》所覆蓋的動物主要為被列入國家及地方一級、二級保護物種、陸生三有、以及被列入公約附錄且被核準為國家保護的物種。

      這些一般水生動物并不屬于《野生動物保護法》的管轄范圍,而亟待修訂的舊《漁業法》并沒有考慮到如何監管和處置非法放生。由此可見,監管一般水生物種放生的上位法尚且缺失。

      3

      有法不依,執法不嚴。如北京市對水生動物放生實施定點原則,實現“放生品種、放生規格、放生地點、放生時間”統一,放生過程中應有漁政執法人員監管。但在當前,有效監管北京水生動物宗教放生仍存在困境和挑戰,不同放生類型的監管力度和效果差異較大,現有規定無法落到實處,執行率低。

      “科學放生”的建議:

      根據佛教放生的歷史和原則,法律法規現狀和問題,為確保多數放生行為在政策和規章上有理可循,同時保證各部門的監管和執法效率,建議:

      1

      源頭遏制

      統戰部、宗教局等宗教管理部門,責成各個寺廟和宗教團體、嚴格監管佛教放生活動,嚴禁違反教規、誤導信眾、肆意放生的行為,正面引導信眾,變商業放生為戒齋護生。請大德高僧出面,弘揚正確護生的佛法。

      2

      依法控制

      從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安全的角度出發,明確對非增殖放流的放生活動的監管方式、主體和責任。雖然許多放生活動放的是非保護動物,但導致外來物種入侵,危害了本土物種甚至保護物種,也許依法制止。

      3

      專項整治

      設立專門項目,調查、評估和劃分定點放生的流域,根據上位法狀況,修訂《水生生物增殖放流管理規定》,改準許式規定為禁止式規定,根據水域狀況,劃出禁止放生,并嚴格監管巡護的水域,提高執法效力。

      4

      河湖綜治

      水生動物主管部門對地方其它相關部門的相關規章文件開展調研,將發現的問題匯總,由市政府協調各有關部門共同制定相關規章,或者在相關規章中補充條款,將非法放生活動的監管執法落實到基層監管水域的管護主體,納入到湖長制、河長制的職能中,落實到評估范圍。

      5

      安全控制

      相關農業部門應意識到水生動物的檢疫檢測不止關系到生產安全和食品安全,也關系到國家的生態安全,為避免類似養殖大鯢的壺菌病或者非洲豬瘟爆發式擴散在其它水生動物中出現,加強上市水生動物檢疫,增加關鍵檢疫項目,考慮更合適的構架,向社會普及水生動物檢疫。

      6

      獎懲機制

      明確非法放生活動組織者的違法責任,設立舉報獎勵機制,發動群眾舉報;支持保護部門、漁政部門對基層監管主體和公眾的普法和科學普及宣教,在經評估確認必須禁止放生活動的水域設立警示牌,組織包括寺廟內的定期的培訓和資料發放活動。

      7

      輿論上擴大生物多樣性保護的科學普及

      大力宣傳科學合理放生,在媒體和公共場所公示哪些是容易導致生態災難的外來者,公布外來物種名單,給公眾以正確引導。

       


      紅樹林banner

       

      閱讀 766
      推薦
      網友評論

      發表

      我也說兩句
      E-File帳號:用戶名: 密碼: [注冊]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500字,如果您不填寫用戶名和密碼只能以游客的身份發表評論。)

      *評論內容將在30分鐘以后顯示!
      版權聲明:
      1.依據《服務條款》,本網頁發布的原創作品,版權歸發布者(即注冊用戶)所有;本網頁發布的轉載作品,由發布者按照互聯網精神進行分享,遵守相關法律法規,無商業獲利行為,無版權糾紛。
      2.本網頁是第三方信息存儲空間,阿酷公司是網絡服務提供者,服務對象為注冊用戶。該項服務免費,阿酷公司不向注冊用戶收取任何費用。
        名稱:阿酷(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聯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網絡地址:www.arkoo.com
      3.本網頁參與各方的所有行為,完全遵守《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如有侵權行為,請權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將根據本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刪除侵權作品。

       

      更多精彩在首頁, 首頁
      大香蕉网